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省委班子(2)

1

  • 作者:许开祯.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20-05-04 10:41:18
  • 更新文字:5958字
最新网址:www.duxwx.la

许涛依旧嗫嚅着,吞吐一会儿,说了一句让普天成着实意外的话。

“我怀疑查王静育是假,矛头怕是对着乔董事长。”

乔若瑄晚上很迟才回来,一身酒气。普天成真是服了她,到这时候她还有心情喝酒。看她难受的样子,普天成削一苹果递过去,乔若瑄没接,似是怨怼地看他一眼,倒在了沙发上。

“省长您别太生气,喝口水吧。”许涛双手捧着水杯,普天成看也没看,自顾自地在那发火。发一会儿,猛觉无趣,这个时候发火管什么用呢?

“说,纪委打算怎么做?”

普天成怔怔望住妻子,心里斗争着要不要跟她谈这件事。想半天,叹息一声,起身进了书房。书房里闷了一会,感觉这事不说还真不行,又走出来,见乔若瑄在摆弄手机,像是在查号。

“有件事想跟你谈谈,能到书房去吗?”

“到书房去!”普天成猛地发了火。他一发火,乔若瑄还是有点害怕,虽不情愿,但还是跟着进了书房。

“说吧,省长又有啥指示?”乔若瑄斜倚在门框上,脸上故意装出不屑的神情。

“你是归她领导还是归我?!”骂完,又觉这话极没水平,转而叹息道,“好吧,你们都有能耐,都敢背着我普天成,好,我看这场戏你们咋收场。”

“要不,省长您直接跟我们黄书记谈谈,或许还能补救。”许涛可怜巴巴地说。其实他比普天成更急,他曾经几次想跟普天成汇报,都被乔若瑄制止了。乔若瑄警告他,胆敢在普天成面前透露半个字,立刻让他离开纪检委。他知道对不住普天成,尤其普天成再三叮嘱过,让他时刻留意纪委这边动静,一旦有风吹草动,第一时间给他消息。他没做到,他做得实在是太差了。

“谈什么,让我替王静育求情?有本事做,就要敢担当!”

“不能。”乔若瑄拒绝得很痛快。

“若瑄!”

“干吗这样瞪着我,不认识是不?”乔若瑄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继续翻找号码。

“难道非要我逼你才说?”

“说什么?”乔若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明显不想跟普天成吐露实情。

“乔若瑄,问题很严重你知道不?!”普天成真是急了,白天他想了很多,越想越觉得妻子现在是个危险人物。必须在别人冲乔若瑄下手之前,从她嘴里掏出一些实话来。

是的,别人要冲乔若瑄下手了,尽管他还不能判定对方这样做目的何在,是想扳倒乔若瑄,还是借乔若瑄给宋瀚林施加压力,进而达到扳倒宋瀚林的目的?但有一点他十分清楚,海东要地震了!可怕的是,到现在他对妻子的情况并不了解,王静育不出事他还想不起问这些,王静育一出事,忽然让他对乔若瑄心生后怕。

这些年来,普天成跟乔若瑄的经济都是分开的,夫妇二人都不知道对方的财产状况。不是因为感情,而是他们这个家很少遇到自己花钱的事,一应事儿都有别人操心,很多时候都是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别人就把什么也办好了,所以钱这个话题就被他们省略了。猛然跳出来时,普天成才发现这事真严重,如果乔若瑄真有什么事被查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期望乔若瑄能把自己收拾干净,这点政治经验她应该有吧?

“跟我说实话,王静育被查跟你有没有关系?”

站在门口的乔若瑄脸一横道:“我不知道!”

“若瑄!”

“你到底要问什么,普天成,你今天到底想知道什么?!”

“你应该把你做过的事如实告诉我!”

“我什么也没做!”乔若瑄像是被逼急了,借着酒兴大吵起来,“我告诉你普天成,别在我面前耍你省长的威风,有本事你让纪委的来查,去呀,他们不是已撒开网了吗,你让他们来查,我倒要看看,谁能让海东翻了天!”

“乔若瑄,你这是在玩火,知道不?!”

“我什么也不知道,普天成你少管我,我的事我自己了结!”说完,用力一摔门,离开了书房。吵闹声惊动了保姆,谷若若从自己屋里跑出来,正好撞上乔若瑄,乔若瑄将气撒在了保姆身上。

“看什么看,还嫌不热闹啊?”

谷若若吓得钻回卧室,普天成从书房出来,乔若瑄气还没撒够,指桑骂槐地在客厅叫嚣,普天成刚说了句话,乔若瑄拿起水杯就摔在了地上。

“想打我乔若瑄的主意,门都没有!他干净还是他老婆干净,逼急了我把他们一家干的事全抖出来!”

听到这句话,普天成就明白,妻子是拉不回了,愚蠢的女人,这种时候还在充英雄!

乔若瑄果然将形势估计得太过乐观,或者说根本就没搞清形势。路波这次是下了狠,就在普天成试图通过高层关系给王静育一个缓冲的机会时,省纪委突然宣布对王静育“双规”。

这不能怪路波,路波主政海东后,一直想清盘,想瓦解掉宋瀚林在海东扶持起来的势力,就算瓦解不成功,也要尽最大可能地将这股力量削弱。可是太难,路波无不悲哀地想,海东是一辆他拉不动的马车,这辆车上每一个零件,都带着宋瀚林和普天成的气息。更可气的是,一段时间,他近乎指挥不动,政令下去不是推就是拖,或者看普天成脸色行事。等来了方南川,路波就感受到更大压力。更可怕的是,路波时时刻刻觉得,无论他做什么,总有眼睛在盯着。有些在明处,有些在暗处。邓家山隧道事故给路波敲响警钟,知道这样下去很危险,弄不好他会被自己的优柔寡断绊翻,甚至栽出大跟头。副省长姜正英不止一次说,该采取措施了,再不采取措施,一旦普天成跟方南川结成同盟,局面就更不好控制。路波也深深忧虑,认为这是灾难。有一天他突然听说黄勇在查邓家山隧道事故真相,惊出一身汗来。当晚就将姜正英叫来,两人合计了一夜,第二天到办公室,还是觉得脊背后面凉嗖嗖的在冒冷气。也就是那天,路波终于作出决定,必须给普天成示以颜色了。路波清楚,要想拿到普天成一点把柄,比登天还难。之前王化成还有徐兆虎他们的教训,足够深刻。他不会再犯这种愚蠢错误。扳不倒普天成,可以在乔若瑄身上做文章,指不定还能拔出萝卜带出泥,顺手给宋瀚林致命一击。

对王静育展开调查,就是这么一步步“策划”出来的。偏巧王静育自己不检点,在广怀不仅霸道,而且大肆培植亲信,公开卖官,恣意敛财,惹得下面不满,告状信检举信不断递上来,这给了路波一个好借口。

王静育刚一被双规,宋瀚林电话就打来了。

“怎么回事天成,动静也太大了吧,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老书记先别担心,这事有点麻烦,一下两下怕还搞不清。”普天成撒谎道。

“我不担心,我是担心若瑄,他可是你妻子,查王静育就是在查若瑄,这事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可她不明白。”普天成带着情绪道。听宋瀚林的口气,乔若瑄一定是跟他告状了,就凭这点,普天成就不能不来气,这个时候找宋瀚林管什么用,再说怎么能找宋瀚林!

“天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对若瑄关心不够,这些年若瑄过得并不容易,现在遇到这种事,你不能撒手不管,怎么着你们也是夫妻啊。”

“谢谢书记,我没有不管,只是……”普天成一时不知该怎么往下说,结巴住了。宋瀚林咳嗽了一声,道:“这事你找南川说说,我想他不会坐视不管吧。”

普天成道:“让人家怎么管,王静育满身是问题,我怕到时说不清啊。”

“有那么严重?”宋瀚林也像是吃了一惊。

“不瞒老领导,问题比你我想象得都严重。”

宋瀚林那边不做声了,半晌,才慢吞吞道:“一个市长,能有多大问题?再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话从宋瀚林嘴里说出来,普天成听着格外别扭,不过还是服服帖帖地说:“惊动老领导,实在不好意思,天成无能,没把局面掌握好。”

“不说这个,现在不是互相抱怨的时候,你要主动点,不能任他们为所欲为,必要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嘛,你天成难道还缺这个?”

如果是以前,普天成听了这话,心里定会激动,会当场表态,但是这天,普天成实在没这个心情,勉强又应付几句,宋瀚林那边挂了电话。普天成长出一口气,但是紧跟着,心就阴沉了下来。

晚上九点,马效林来到光明大厦。一看脸色,就知道情况很糟。双规第一时间,马效林跟普天成通过电话,当时没多说,只道之前他提醒过王静育,可王静育没当回事。普天成也没责备马效林,这些天他已听到不少有关王静育的事,事实上在他上次去广怀时,纪委就已开始动作,王静育那次之所以没露面,就是跑省里摆事儿,但都让乔若瑄一手遮天给遮住了。恨也只能恨乔若瑄,自以为是的女人。

“坐下慢慢说,不急。”普天成给马效林倒了杯水,什么时候他都见不得慌张的人,可总有人在他面前慌张。

“情况糟透了,在他家搜到现金五百多万,银行卡十二张,还有名烟名酒,十几幅名字画,两件古董。”马效林说。

“真有此事?”普天成瞠目结舌。

“不会有错,是纪委内部的人跟我说的,他们也很吃惊,搞不清他把钱放家里做什么。其实他们只是例行公事搜一下,没想……”马效林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普天成拳头暗暗握紧,终于没忍住,在自己膝盖上狠狠捶了一下。天下哪有这样的人,将钱放在家里等人来搜。这种事,要是找不到证据,还有迂回的可能。你现在把证据直接送到人家手里,人家就是想替你说句话,也不敢张口了。

“他在广怀还有四处房产,都是以他老婆名义办的,这人做事咋就这么不小心呢。哪怕你办在小姨子户头下,也比老婆强啊。这下好,一点办法都没了。”马效林叹道。

“他这叫贪吗?”普天成脸都成绛紫色了,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了,“他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夺,目空一切到了极致。这样的人,难道还不该双规吗?”

马效林吓得噤了声。王静育出事,马效林很被动,不帮着打听消息吧,似乎说不过去;帮吧,他目前的身份又很特殊,毕竟他现在是广怀市委书记,反贪也是他的中心工作。

静了一会,见普天成脸色好转,马效林又道:“来势凶猛啊,省长,他们把星海地产也倒腾出来了,下午控制了齐星海。”

“齐星海?”普天成脑子几乎要缺氧了,他最最担心的就是这,没想对方这么快就把齐星海也控制了。看来,有人真是不想放过他跟乔若瑄,齐星海是跟响水寨连在一起的,响水寨又绑架着乔若瑄。冲齐星海采取动作,事实上已经在逼近乔若瑄了。

他深深叹口气,再次想到方南川考察响水寨时那场风波,那次之后,他婉转地提醒过乔若瑄,问她理不理解方省长一片苦心,乔若瑄装得一本正经,压根就不认为自己在广怀还留下什么尾巴,她说:“省长一来就去响水寨,证明他对这个项目还是很重视。”后来他想通过自己努力,能让响水寨和齐星海离他家远点,更让他家离是非远点,但所有的努力到了乔若瑄这里,都告失败。

他怎么跟方南川交代啊?假如真从齐星海身上打开缺口,挖出什么不利的事,他在方南川面前,怕是连嘴都张不开。

很久,普天成才从自责中逃出来,现在真不是自责的时候,也不是怪罪乔若瑄的时候,他必须想办法,必须遏制事态朝更加不利的方向发展。他冲马效林说:“你先回去,最近少跑动,有事打电话就行,广怀不能乱,你这个市委书记还有很多要做的事。另外……”普天成犹豫一会儿,最终还是说,“王静育算是给大家敲响了警钟,我不希望类似的事再发生在你们任何一个人身上,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干净。”

马效林白着脸道:“我会牢记省长教诲的,请省长放心,我不会成为第二个王静育。”

“那就好!”

都怪普天成,人家早就冲王静育采取动作了,他居然还被封锁在消息之外。当然更怪王静育和乔若瑄,瞒着不告诉普天成,还不让许涛向普天成透露半点风声。

海东高层间,很多关系都是极其微妙的,纪委书记黄小霓看似跟普天成关系不错,两人平时也有走动,牵扯到一些干部的违规违纪,黄小霓也能主动过来征求一下普天成意见,普天成也会如实谈出自己看法。但这种关系毕竟比不得他跟宋瀚林,也比不得他跟方南川,是没有根的。这点普天成心里很清楚,高层之间说穿了是面子上的尊重,温文尔雅的一种斗争。如果缺少某个纽带把双方紧密联系起来,这种关系就称不上牢靠,更不会结成同盟。因此,黄小霓彻底封锁消息,秘密对王静育展开调查,普天成并不觉得奇怪。从工作角度讲,黄小霓到海东,在反腐败上并没做出什么大手笔,中央对海东反腐工作已经提出了批评,认为开展不力,甚至有抵制情绪,黄小霓压力很大。她跟普天成曾经透露过这方面的意思,说她这个纪委书记不好当啊,哪个人都有背景,哪个人也动不得。黄小霓的话里对海东密织的关系网表示出深深的无奈,对自己的处境有种灾难般的忧虑。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问题还是出在王静育身上。不,确切地说应该出在乔若瑄身上。王静育太不检点,胆子大到了极致,这是普天成后来才知道的。一个小小的市长,利用手中权力巧取豪夺,从副市长到市长,短短几年时间,竟然能贪到八位数,厉害呀。可恨的居然是乔若瑄一直在护短,纪委都已经开始查了,乔若瑄还在给王静育撑腰,还在不停地怂恿。普天成感叹道,女人就是女人,目光短浅,在用人上,乔若瑄还差得远哪。

消息是纪检委一位副书记跟普天成透露的,当时双规决定还没作出,这位副书记大约也是觉得气味有点不太正常,借故到普天成这里汇报工作,婉转地说了。普天成一开始不相信,认为没这么邪乎。对王静育虽然吃得不是太透,但拿王静育做靶子,他还是认为夸张了点。于是笑着跟副书记说:“没这么严重吧,静育这同志,一向口碑不错啊。”副书记略显吃力地道:“我对静育同志不太了解,但据三处四处的同志讲,静育同志瞒着乔董,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

“这跟若瑄有什么关系?”普天成猛地黑了脸。

那位副书记越发不安,声音打着哆嗦道:“嗯,是跟乔董事长没关系,我在会上也多次这么说。”

“会上?”普天成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正起脸色问,“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副书记不敢再打马虎眼,如实道:“马上要采取措施,已经跟省委路书记汇报过了,路书记点了头。”

“这么快?”普天成的声音弱下去,脸色也一下灰暗。“没有补救措施了?”过一会儿,他又问。

副书记慢慢摇了摇头。

副书记走后,普天成打电话叫来了许涛,劈头就问:“工作怎么做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向我汇报?”许涛惊出一身汗,脸色瞬间惨白,愣半天,嗫嚅道:“是乔董不让我告诉您。”

阅读省委班子(2)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la)

最新网址:www.duxwx.la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