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第682章 确定不了的嫌疑人

  • 作者:东方大法师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23-09-20 01:28:34
  • 更新文字:5196字
最新网址:www.duxwx.la

结合他银行卡使用流水,他也没进公司和各大高校。

但是银行流水显示,他辞职之后,应该是去了很多地方,因为收款公司有很多省份的地址。

至于收入嘛,这位副教授精于炒股,每个月的收入十万以上。

自此他的学籍和档案再无更新。

在各大心理医生诊所也没有查到他的注册信息。

但是他名下的这些银行卡,在五年前,全部取完钱之后便已经注销。

包括微信和支付宝以及信用卡,都不再使用。”

正当大家陆续汇报调查到的池剑个人情况,技侦部门那边检测出来纸张上面的印记,传到了李弯弯手机上。

她立即链接到大屏幕上,“技侦发过来他们检测的结果,大家看大屏幕,这上面都是大桥自杀者和这个池剑交流的信息。

现在要是定位这辆车,查询这辆车的行程,得向魔都警方申请协查。”

郎少白和卫益调查了池剑的学籍和社会关系,“从学籍上看,池剑毕业于魔都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之后留校。

但在工作七年之后,也就是2029年,他以副教授身份从学校离职。

霍伟安调查到是池剑详细的身份信息、户口、婚姻等情况,“池剑曾在2025年结过一次婚,婚姻持续四年离婚,无子女。

关联户口信息显示,他父母尚在,有两个姐姐。

除了这些,池剑也无犯罪记录…”

其中网文写手蔡立坤一共给他回过四封信。

因为纸张印记有一些没有显示,能检测出来的就只有这一些,大家可以看一下。”

许正打量着大屏幕,四张信件安排前后顺序排在一起,一目了然。

只是信里面的内容让人越看越毛骨悚然。

第一张,蔡立坤质问池剑为啥那么了解他,从他出生到现在,大小事情,甚至他儿时已经遗忘的事情,池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第二张,蔡立坤说池剑不是神,他不迷信,至于说他今年大限将至,他更是不信。

第三张,蔡立坤的回信中充满了震惊、怀疑、恐惧和害怕,他在信中带着怀疑询问池剑,自己曾经暗恋的女神果然在三天前于家中自杀。

还说其死亡方式和池剑之前说的一模一样。

除了这个女神,蔡立坤还说他的两个亲戚也在这段时间因病或者车祸死在了医院。

这些也和池剑预言的一模一样。

第四张,蔡立坤回信很短,说是会准时赶到长明,聆听神旨。

这些只是蔡立坤的回信,没有池剑的信件很难看出来他具体怎么忽悠这四位死者。

但从这些死者回信中大概能看出来,池剑应该是先偷偷的观察他们,也有可能亲自与他们近距离见面。

甚至他们被池剑当面催眠过,告诉了这位心理专家他们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也只有如此,池剑才会知道他们那些小秘密。

知道了这些秘密,池剑又有他们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直接通过快递与他们交流。

至于忽悠过程,简单来说,第一步以一个神秘莫测的身份,指出来被忽悠人全部的秘密,证明自己无所不知。

第二步忽悠被忽悠人,你快要死了,你活不到下个月…

第三步预示被忽悠人身边的人死亡情景和时间。

第四步自然是越见面,见面再加深忽悠。

许正有点怀疑,因为光凭这些很难忽悠住人,毕竟反诈都搞了十几年,大家的防范意识别说骗钱了,就是陌生电话都不会接。

更何况,这些自杀者可是被骗去跳江了。

以他目前的心理学知识搞不懂池剑具体是如何操作的,他看向了坐在会议室的范良文心理学专家,“范老师,你觉得怎么样?”

范良文对此也是一筹莫展,“没有看到这位同行的信件,我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操作的,但万变不离宗,催眠一个人,不一定一次会成功。

要不然他也不会写了四封信,还费那么多功夫,其中这个叫蔡立坤的死者,其暗恋的女生自杀原因值得调查一下。

除了连续暗示进行催眠,也许他信纸上还有其他东西,比如图案,比如药粉,还比如文字本身。

心理学催眠大师很少见,但不是没有,他们的声音语调、动作微表情都可以用来催眠。

所以,池剑如果精通文字催眠的话,是可以做到这一步。

当然,可能还有其他催眠手段,只是我不了解,说实话我在催眠这方面并不是很精通。”

万海洪等他们二人讨论完,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眼看就要八点,“那眼下咱们就把1.27大桥自杀案的嫌疑人锁定为这个池剑。

现在,得立即联系魔都方面的同行,让他们在魔都比较有名的自杀地方进行布控。

也许,池剑今天晚上要是再次作案的话,选择魔都对他来说是件非常熟悉和方便的地方。”

许正分析道:“池剑今年38岁,十年前也不过是28岁,他难道就有催眠人自杀的能力吗?还有如果前面两个案子都是他干的。

按照时间和频率上算,他五年一次,今年除夕确实是他该动手的时候了。

只是为啥他在1.27号提前动手了呢?

还有,这三起案子他选择的地方都是全国比较有名的自杀圣地,这就像是朝拜或者说是执行某种什么的仪式。

那么如果他今天晚上要是再次作案的话,咱们长明已经安排妥当,但是其他市应该没有时间进行全面不布控了。”

万海洪皱眉,“你是说,还有一种可能,他作案时间不再是除夕凌晨十二点,而是改在晚上八点?”

“嗯,而且我觉得这种可能还很大!”许正看看时间,距离晚上八点还有四十分钟,不知道这个时候通知魔都或者其他省市会不会太晚。

万海洪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现在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我联系上面领导,通知魔都以及平江省附近各省市,把咱们的分析和建议告诉他们。

至于结果嘛,等到八点再看吧!”

随着万海洪离去联系相关领导,会议室的众人集体性的瘫坐在椅子上,彭越更是大声喊道:“弯弯,快,给我们准备晚饭。

要不然八点真出事,咱们连饭都吃不上。”

这个点已经错过了单位食堂晚餐的规定时间,而且还是年三十,大师傅们早早的就下班回家了。

李弯弯对此早有应对,“你们想吃什么在群里点,一个人只能点一个人。

咱们一共有13个人,那么就点十个菜,三份汤。

主食一律米饭。

你们点完,我这边就通知咱们定点的餐馆。”

“那我先点,我要吃干锅牛蛙。”彭越率先喊道。

接下来在座的众人都点了自己想吃的菜,至于是否重复,李弯弯也不在意,大不了做两份,反正到时候大家围在一起吃饭的。

许正也随手点了一个青菜,然后走出会议室,走到走廊尽头,打开窗户望向远处的灯火。

不远处,秦淮河灯火通明,仿佛一条红龙,站在这里好像能听到游人的欢快声,可惜,这么好的景色这么好玩的地方。

他自从参加工作以来,从来还没去过呢。

更别说陪着小蕊姐去那里看灯盏。

“怎么了小许,是不是觉得这个案子现在咱们现在只能旁观,郁闷了?”

来人是心理学专家范良文,他出来也是透透气,会议室众人讨论完年夜饭的菜谱,又说起周围各省市哪儿有自杀圣地。

他不太喜欢听这些,毕竟今天可是除夕夜,总觉得把自杀挂在嘴边,不吉利。

许正指了指远处的灯火通明的秦淮河,“从古至今,灯会最美不过是秦淮。杜牧有诗云: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这句话把秦淮河写的有多美,可惜世人却只记得后面那两句。”

范良文五十多岁,早已经过了喜欢热闹的年龄,“你说的不错,世人只会记住槽糕的一面。

如果今天晚上,十里秦淮真的有人集体跳河自杀,那么肯定会上热搜,反而咱们市里精心准备的灯会,怎么宣传都上不了热搜。”

许正深以为然,坏事的传播确实更快更广,他突然问道:“范老师,你觉得金州七里桥黄河大桥自杀案、香岛飞鹅山以及最近的长江大桥自杀案。

这个三个案子的凶手会是同一个人吗?”

“哦,你觉得不是?”范良文虽然是心理学专家,也研究犯罪心理,可在刑侦上,他还是相信证据。

而目前的证据显示,三个案子只有相似,还没有关联,他叹了一口气,“这三个案子时间跨度都是五年,今年已经发生了一起自杀案。

按说,如果真是一个凶手的话,下一次案子应该发生在五年后。

如果不是一个凶手,那么今天晚上八点,或者凌晨十二点,还会发生一起。

至于凶手是不是一个人,我说实话,证据不足,我不敢下决定。”

许正也知道目前证据还不是很充分,特别是还没有查到池剑在三个案子发生时间到底在哪,“时间,都是我们发现证据的时间太晚了。

现在再去调查池剑十年前、五年前的行踪太晚了。”

时间跨度超过一年,光在互联网上查清各种信息已经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范良文安慰道:“也许今年的自杀案凶手已经做完了,至于他为啥在1.27号晚上八点作案,那就只有等小许你们抓住了这个人,才能审讯出来了。”

等到李弯弯订好的年夜饭送过来的时候,距离晚上八点只有十分钟了。

饭菜是附近一家众人常见的饭店刚做好的,闻着挺香,绝对不会是预制菜,可众人端着米饭,夹着菜,却感觉食如嚼蜡,总觉得晚上八点会有事情发生。

许正却不这样想,他刚才在走廊尽头和范良文聊了一会,放下了自己心中的乱想,事到临头,该咋滴咋滴,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如果人真要自杀,他们总会找到自杀的地方。

就比如十几年前的11跳,怎么阻止也没挡住。

这时万海洪和杨政长急匆匆走来,众人还以为真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大家坐,都做,继续吃,趁热吃。”杨政长看到大家伙放下了碗筷,连忙催促,“今天太忙了,我都给忘了年夜饭的事情。

幸亏弯弯做的不错,回头饭菜可别忘了找你们大队长报销哦。”

万海洪他们是从图侦支队的天眼大厅过来的,主要就是给同事们说两句祝福,把领导的关心传达下去,然后又急匆匆的去了领导那里。

刚从外面回来的严自重和张雨绮对视一眼,“赶紧吃,好家伙饭菜挺丰富的,这顿饭要是能吃一晚上就好了。”

众人表示同情却没人接他话茬,因为他们两个大队长还有七八位同事是负责全市警力现场指挥的工作,他们抽空来这吃两口饭,又急匆匆的跑去领导那边汇报工作去了。

不知不觉,时间终于到了晚上八点。

众人也都放下了碗筷,打开指挥频道,各个布控点开始汇报,十几分钟才陆续汇报结束,一切平安,这次并无任何人在这些地方进行自杀。

包括长明长江大桥和长江二桥三桥。

可是,正当大家齐齐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的是,领导办公层,古良俊办公室,他那部红色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专案组组长万海洪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池剑,38岁,身份信息显示他是魔都人,目前189这个手机号已经暂停使用,名下暂无手机号可以用来定位他的位置。

专案组有人试着通过池剑189手机号曾经注册的各种APP,来定位他的位置,可惜这人很谨慎,这些APP这段时间他一直没有使用过。

既然从手机上定位不了池剑的位置,万支队让大家利用天眼系统搜查这个人,还有银行卡和支付信息,以及他坐火车、飞机的记录

专案组成员分开调查,不到半个小时,便查到池剑曾经一周前,也就是自杀案前两天从魔都红桥坐高铁来到了长明。

接下来,天眼系统下显示他下了火车之后,乘坐一辆车牌为平A36MD5的出租车,到了鼓楼区长江大桥不远处的晨曦宾馆住下了。

至于他登记用的是不是他的身份证,这得派人去核查一下。

腊月26早上,也就是案发第二天,池剑又用自己的身份证在购票大厅购买了去魔都的高铁。

到目前为止,铁路和飞机购票系统都没有发现这个人再次购票的情况。

姬美月和李弯弯负责调查池剑名下的房产和车辆,此时汇报,“池剑名下有两处房产,一处在黄蒲区,一处在金水区,名下无贷款。

奔驰轿车s级一辆。

阅读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la)

最新网址:www.duxwx.la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