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家直播间通古今

第一百八十八章 二道河将开设三车道为您保驾护航

  • 作者:YTT桃桃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23-09-20 04:16:57
  • 更新文字:6596字
最新网址:www.duxwx.la

从哪里弄来的啊这是。

刘老柱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丫头挣钱三天乐又跑出去花钱啦,这回又买的是啥呀?

刘老柱有一堆话想问许田芯。

不知是雪天反光还是咋的,刘老柱又觉得一点儿没膨胀,就是谁都配不上。

「可不就是来接你的,给你奶急坏了,你婶娘也直抹泪说你丢了,被你二叔一顿骂。你这丫头,怎么又暗下跑到镇上,干啥去啦?还有,这又是个啥子嘛,咋会滑的那么快还能飞?」

许田芯先上了爬犁,将书包和滑板扔到后排。

没错,她们村的爬犁是双排木座,里面捆绑稻草屁股垫和靠背,上面还带个油布顶。

「刘爷爷,你看这雪还不算大,要是连续几日下那种冒烟雪,商队怎么赶路。」

要想富,先修路。

白秀才嘛,连白慕言算在内,也只能说是凑合。

刘老柱反思自己:他是不是以前太眼瞎,现在又有点太膨胀了?

可随着许田芯来到近前,只用脚尖一勾,他看到的就是粉色裙摆一扬,滑雪板就夹在腋下,然后摘下口罩笑着问:「刘爷爷,您是来接我的?」

又接过赶车绳子,这些帅呆了的狗狗和她关系好,刚才见到她就站住,平日里都是她在喂。

她赶车要比里正爷爷利索,然后才回答刘老柱道:「我去订些药材,顺便给村里订点东西。」

「什么东西?」

许田芯管不着别的地界如何清雪。

但她们二道河村,她认为起码要保证商队的安全行驶和尽快到达。

只有平安到达了,她们村才能挣钱。

所以她这次结清尾款,挣了点钱,就不请大伙吃饭同乐了,花十两银钱给村里订了些铁片子。

将一米多长的铁碴安在木头上,再安装在牛车后方,能一路铲雪过去,铲得彻底。

而且将来卸下来,还能当作收粮神器。一物二用,绝对物超所值。

许田芯也没买那种好铁,属于废旧铁皮。她一共买了六个,到时村里连同她家的三辆牛车,一共六辆牛车,会同时为商队清雪。

许田芯一边赶车,一边问刘老柱:「怎么不说话了,刘爷爷,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作为里正,此时的刘爷爷只想冲动地说:

孩子,爷爷和村里不能用你的钱,你有这份心,还直接就去买了,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都没有这份心胸。

该咋形容此刻的心情呢,好些次,刘老柱都觉得,连同自己在内,大伙被许田芯比对的啥也不是。

可他最近刚收

了好些山民蜂蜜,又收不少雷家窝的山货,寻思帮忙卖卖,帮帮这位难兄难弟。让雷家窝的村民们也能过一个有荤菜的好年。他就一改往常作风,没等卖,先给垫付结账了。

再加上蜂蜜的钱,刘老柱穷得昨晚差些和他三弟开口,又一想他三弟做大牲口买卖压钱,还不如去许家借,或是等靖栋回来,把儿子兜里的那点儿剩银要来,坚持商队来就能缓过来。

所以说,将自个情况说出来都害臊。

那刘老柱也用两手搓搓脸说:「丫头,你别傻,这钱不该你花。你等村里卖给商队馕的,凑出十两,就将这份银钱给你。」

村里公共的鱼卖给许家,村委会账面本该有不少银两。

可是目前用那些银两买了粮食,又用马粪砖和黄泥搭了两口大窑,用来烤馕烤光饼。其实这已经占许家便宜了,手艺是许老太教的,这也是大伙见许老太挣钱一点不嫉妒的原因,并且比他在村里号召力,他也服气当二把手,许家那真是施恩,直接将这个买卖给了村里。

说让村委会挣钱,去除雇村里壮汉烤饼的工钱,剩下的可以明年夏天买鱼苗,或是给村里添一些公共设施。

要不说呢,这丫头也是随她奶了。

不过,她奶还是比她尖,起码让村民帮忙盖了烤炉子,这丫头可倒好,啥也不图。

不不不,许田芯是有图的。

这不嘛,许田芯听到刘老柱说完,哈哈一笑没当回事道:「刘爷爷,真不用给我银钱,不过是给村里添置点物什,不当什么。再说了,我还要拜托大伙帮我忙卖货呢。」

「卖皂?还是你又找到了新买卖。」

当然是卖痔疮膏啦。

尤其是给商队搓澡的叔伯爷爷们,更要帮她宣传。

话说,她还没找关爷爷谈呢,她必须和关爷爷捆绑。

关爷爷管口服的,熏蒸的,她管外用。

包括治疗伤寒膝盖的了,软骨挫伤,一路咳嗽感冒,她都要和关爷爷捆绑。

绑的死死的,就说她一切高超技术全部师承关爷爷。

许田芯忽然对刘老柱道:「对了,刘爷爷,您得强制性将关爷爷从搓澡组调出来,要不然他一门心思想挣搓澡钱。我俩还要干别的呢,但眼下先保密。只能说,我手下的爷爷组,还有制皂姑娘组又要开工。」

还挺神秘,你个小丫头可真是个钱串子。

眼下惹得白秀才在家傻等卖水滴钟。

至于关二秃,刘老柱心想:那确实要从搓澡组调出来,教会大伙怎么精油开背和按脚按腿刮痧拔罐就得了,那老小子还没完没了啦。听说自封自己是一号技师。

一个有手艺的人,别以为他不知道,卖青楼避孕套,快给别人让让岗位吧。

许田芯和刘老柱先回了新铺子那里。

但俩人都没敢出声就蹑手蹑脚离开屋子。

因为白慕言竟然看着其中一个水滴钟的成品,眼圈红了。

就是那个许田芯让她二叔要下大力气做的水滴钟。

或许白慕言已经发现许田芯回来了,只是在假装不知道,他需要整理情绪。

刘老柱到了外面,才小声问许田芯:「难道他也是因为,你说的那个什么艺术、传承和美,万物于灵魂内心的对话,才哭的?」

这都咋回事啊,怎么越有才的孩子越不太正常呢。

像他家刘靖栋,只有吃不饱饭时才哭。

他算是瞧好了,这辈子就没什么人和事是他小儿子恋恋不舍或是放不下的,只有筷子放不下。

许田芯对她刘爷爷翘了翘大拇指,没想到记性挺好。

而既然白慕言在

感慨,她还是先回趟家吧,免得婶娘被她连累。

许田芯刚要继续赶爬犁回村,刘老柱突然拦住。

「怎么了?」

「你滑那个回去,听爷爷的,给大伙看看,可带劲了。」

这么优秀,藏着干什么。

刘老柱还表示,他也要跟着回去,非要陪着许田芯一起炸街。

许田芯就有幸看到,狗狗们嫌弃里正爷爷,根本不听话。

刘爷爷正拽住绳子喊着狗狗们:「轻点疯,别给人撞到。嗳?那是村里岁数最大的老太太,撞到她,我就得多个娘!」

终于跑稳些,刘老柱扭头探出身子还呵斥那位老太太:

「五奶奶,天冷地滑,您这么大岁数跑铺子这里作甚。」

五奶奶站住脚,一脸疑惑:「你说啥?」

「我说……」唉,算了,这又冒出一个耳背的,啥也听不着。给这一村子当里正操心死了。

当刘老柱大声说话时,白慕言已经整理好情绪就闻声推开了窗,接着就看到,许田芯如翩翩起舞的粉蝴蝶滑着离开。

白慕言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也跟着心跳乱了半拍。

如果说之前看到水滴钟的成品时,他还不清楚那种拨动心弦的情绪是因为什么,那么此刻,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许田芯归村时,可想而知,村里小孩子们沸腾了,连同制皂组的姑娘们也激动得不行。

有几位姑娘,甚至一改在众人面前的样子,激动跳跃着向许田芯招手喊了起来。

麦苗心想:怎么办怎么办,她竟然在许田芯身上看到了英俊,是她见过的男人通通都比不上的俊。

许田芯滑进村里时对小孩子们说:「等姐姐抽空就给你们做滑板。非常好学,左一蹬,右一蹬,双脚一蹬,喔嚯!」

就滑出去了。

要是没滑出去嘛,就会左脚刹、右脚刹,头一向前一扑爬,哈哈。

像蝉蛹一样顾勇呗。她刚离开镇里那会儿,也就滑了半个多小时吧,就摔得噼里啪啦,被直播间家人们好顿嘲笑说,这就是你说的学过七年半?扑我一脸雪花。

这话让小孩子们好一顿欢呼,永远和田芯姐姐(姑姑)最要好,天下第一好,永远!

而许田芯对做皂姑娘们却没打招呼,她只是在一滑一过时,冲姑娘们方向给个飞吻。

红枣当即捂住嘴。

麦苗:「啊啊啊!」她要受不了啦,为什么许田芯的颜值还会忽高忽低,这一刻的许田芯很好看。

「田芯,你真好看!」

许田芯进院时,冲外面喊道:麦苗,你清醒点。

她虽然没镜子照,懒得照,但也知道自己目前和好看搭不上边。

因为她奶以前常夸她漂亮,还脸上是特别骄傲的表情。

现在只夸她,胃口好。

再看看,这身衣裳,好看吗?特别不耐脏,她是在彩衣娱亲。

许田芯也真心觉得,村里人包括镇上人会认为她衣裳好看,那是大伙都穿灰滔滔的颜色,这种小地方还是少见穿彩色的,只要颜色鲜亮,甭管适不适合那就是时髦好看。这算是审美的不同。

许老太听到外面的热闹就知道是孙女回来了。

「又去镇上干啥了,早就饿了吧。」

「不饿。」

「怎会不饿?早起就没吃啥。」

「在镇上吴铁匠家吃了饭。」

许老太和于芹娘双双一愣,熟悉人家吗,就去人家吃饭。

「吃的啥?」

「嘿嘿,大鹅炖土豆。」

「……」

还吃的挺好,许老太目前还没吃过大鹅。

许有银连忙在旁边解释吴铁匠家是咋回事。

许田芯又讨好般一手挎住许老太胳膊,一手挎住于芹娘胳膊说:「都别生气嘛,我下次离开家会说清楚的。这次,我也不白去铁匠叔家吃饭,正巧他儿子要出远门上原料会路过香山,我拜托他给我捎回来不少薄荷、仙人掌、金盏花、山茶花,再帮我买些肉桂。就不用我三叔和我小叔去一趟了,他俩只需要去趟西山镇,帮我再定一些瓷罐就行。」

许有银在旁边疑惑道:「怎么又订货,你要用瓷罐做啥。你昨日刚结的香胰子钱,不会花没了吧?」

「小叔,你怎么知道?」

许有银:「……」我只是担心,在随便说说。

好几百两,花、花没了?不是,钱这个东西,只要你不花,根本花不完,你怎么就这么快?

许田芯扔下白慕言,先回家一趟也是为了这个,将镇亭大人亲自办理的地契字据,展开奶奶的手,放在手心里拍了拍,「奶,您收好,十亩上等田,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许田芯手里还剩六十多两,备完百十多瓶的男士面霜,还有痔疮膏和痔疮栓的药材以及工钱,基本上就会花没。

所以,她要赶紧去卖水滴钟,接着挣钱接着花。

许田芯走了不要紧,许老太看着这十亩地,心下遗憾,她还想给孙女买呢,竟然没抢在前面。

没办法,她孙女要么不挣,挣就挣大钱,她挣不过田芯。

这次结清货款二百零五两,去掉给孩子买书买棉花粗布这些大钱,再买油和酒和添置蒸馏器等等物件,最后到家只剩75两。

而老老太是看眼地契又瞅眼仨有,连她为啥都偏心了?自从来了这里,她终于理解儿媳妇了,三儿子捆一起也比不上孙女啊。

许田芯重新回到新铺子时,白慕言正给同窗好友们写信,诚邀大家齐聚镇上见证互市盛况,他请客。

信中还说,他认为这对科举实论是有益处的。

顺便嘛,有好东西分享,再卖给大家水滴漏。

白慕言伏案,打算写五十多封信,这个举动给许田芯都惊了。

划重点,如果五十个人都买的话,这是多少银钱?不是五十位,三十个也很多。

许田芯笑得灿烂:「四哥,吃饭了吗?你也看到成品了,感觉如何,如果有什么想法,或是批评意见什么的都可以提。」

一定服务到家,只要你能卖出去。

白慕言停笔看向许田芯,特意看了好一会儿。

他一点也没看出来许田芯有一丝丝躲闪和害羞,只是摸摸脸问他:「我脸蹭上什么啦?」脸不红不白的。

唉,白慕言不得不失望承认,起码这个年纪的许相依,她只对银钱感兴趣,她似乎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没开窍。

白慕言看着看着,忽然对许田芯笑了笑。

既然如此,他不太懂该怎么对女孩子好,但他比谁都懂,想干什么离不开银子,手里有银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总是没错的。对许田芯,对他来讲都是。

那就先一起成长,一起致富。如果能让关系再近一步,最好还能一起花钱去外面涨见识享受。

「你手里做好几个了,我只看到两个样品,要是超过十个,我先拉走。」

「这么快?」

「嗯,这十位会先见面,我怕不够,最好一人配一个。」

许田芯忍不住笑出声,又要有钱了,她下次该买个什么大件呢,首饰吧。

许田芯强迫自己镇定,今晚就留四哥在家住吧,要让二叔快些组装,她还要校准时间。

许家新铺子几间屋里,这天晚上灯油亮了大半宿。

许田芯在忙时,不忘供白慕言吃饭,请大厨奶奶给单做的红烧肉炖土豆,大米饭。而且在白慕言吃完时,还诚心建议要见同窗们了,去家里新建成的浴室泡个澡,有请一号技师关爷爷给白慕言刮个沙拔个罐。

怪辛苦的,天天读书,好好洗完,新铺子这里,热炕头盖新被褥睡一觉。

许田芯不知道的是,一号技师比她更热情,不仅给白慕言小伙子来个全套,连芳香开背都囊括了,搞得白慕言有些害臊,而且还主动给把把脉。

「你多大了?」关二秃问道。

「十八。」

「啊,才十八。」

白慕言:「……」不是,关郎中,您那是什么语气?似乎像在说,不应该活这么久啊?怎么十八还没死,或是这脉象怕不是八十?

怎么的,十八是个坎吗?

不怕您开药,就怕您叹气,您做郎中的,能不能注意下被摸脉人的心情,他还没科举做官没成亲,刚遇到有点想法的姑娘,不会没等姑娘长大,他就已经没了吧。

结论是比没了还让白慕言提心吊胆。

「你太过年幼就读书熬夜,想是累得太狠了,有点肾虚,需要补补。」

白慕言第二日带货离开后,关二秃递给许田芯一两银钱。

「什么钱?」

「咱爷俩不是说好了嘛,挣钱一人一半,我给秀才公治肾虚卖补药的钱,挣了二两。」

许田芯:「……」这也行???

两日后。

二道河村开始清理雪道,顺便再偷偷摸摸安些广告牌子,为即将到来的商队,做最后的准备。

镇北大将军霍允谦,正亲眼见证着这一切。

许田芯是在直播间播放《刀剑如梦》时,和她里正爷爷相逢。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随风;

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

伴着这样的音乐,正好赶上一个下坡,许田芯脚下的滑板掀起一片雪花,她又来个自由转体才落地。

在刘老柱眼中,就是这个穿着一身粉色衣裙的女孩子会飞,她飞起来啦。

刘老柱晕乎乎地望着这样的许田芯,心想:

他以前是有多眼瞎,才会觉得他家刘靖栋配许田芯绰绰有余。

他要是许田芯的亲爷爷,就刘靖栋那样的敢上门来提亲,他会给腿打折,肋巴扇打骨折,什么玩意儿就敢上门高攀。

他此刻甚至觉得,刨除许田芯会挣钱,认识字会算账吃得少等等优点,什么都刨除的情况下,只这样场景下的许田芯,他现在认识的所有后生里,就都配不上。

阅读我家直播间通古今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la)

最新网址:www.duxwx.la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