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贵宠娇女

179 第179章

  • 作者:田园泡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19-09-24 08:07:39
  • 更新文字:6880字
最新网址:www.duxwx.la

苏清紧紧捏着手里的墨条,眼眸微垂。

“下去吧。”泓禄的声音清冷,就好似寒日的冷泉,那沁入心骨的清冷通身引寒,搅碎了苏清心中的侥幸。

苏清慢慢放下手里的墨条,宽大的袖子滑落下来,沾到了墨色一角。

苏清帮着泓禄磨了半个时辰的墨汁,那汤被放置在另一处,即便是在这夏日之中,也是渐渐冷却了下来。

合上最后一本奏折,泓禄终于的抬眼看向了苏清。

“喏。”对着泓禄欠了欠身,苏清脚步有些狼狈的出了内殿。

内殿之中,泓禄看着苏清那消失在面前的身影,眼眸微动,落到那碗冷却的汤汁上,轻轻闭上了眼。

不远处,是那丝竹之声,生生绕梁悦耳,带着节日特有的欢愉氛围。

苏清深吸一口气,提起裙摆慢慢的迈入交泰殿之中。

光墨的砚台之上,只剩下一些浓墨。

苏清一直惴惴不安的站在一侧,此刻看到泓禄的动作,心中只犹豫了一下,便将那托盘放置在一侧案板上,左手撩起自己右手的宽袖,拿起盛着清水的白玉小碗倒入砚台之中,然后大拇指和食指捻起那方方长长的墨条,慢慢的碾磨起来。

墨条磨蹭着砚台的声音在安静的内殿之中十分清晰,苏清的心中带着几分紧张,她不着痕迹的往泓禄那边看了许多眼,在发现他根本就不看自己之后,也不知道是失落还是什么情绪,反而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难受憋屈了几分。

这场犹如单方面冷战一般的事件,一直持续到了金秋盛宴之际。

苏清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走在曲折的弯廊之上,她的身上是新换的宫装,月牙色的缎绸腰带飘曳在行走之际,裙裾微摆,露出绯色团锦绣鞋,飘逸的长发梳着宽松的落马髻,随着身姿的晃动显出几分柔意之感。

月光皎洁,夜色暗沉,圆月挂在天际,犹如苏清手里圆滚滚的金秋小饼,泛着光洁的色泽,透着绯气。

作为内廷宫宴的交泰殿之中,当然器具齐全,场地宽大。

苏清只一眼过去,便看到了那高高搭起的戏台子,圆木的底柱,火红的围帘上是“咿咿呀呀”唱戏人,穿着宽大的戏服,艳丽的桃花妆,纤细的腰肢莲花步伐,绕着台子妖娆婉转,好一出贵妃醉酒。

泓禄端坐在宽大的椅上,身侧是脸色略微苍白的许皇后,再旁边,是画着精细妆容,一脸春风得意色的淑妃,倒是那据说最得宠的应昭仪,却是没有看到踪影。

苏清端着那自制的金秋小饼绕过许皇后,放置在了泓禄的手边。

自那日之后,苏清再没有看到过他,现今突兀一见,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即使在各色气味分杂之中,依旧能让人一下辨认出来的龙延香,随着细风,一点一点飘进苏清鼻息之中,挑动心波。

“陛下,太后与太妃到了。”李顺从一旁小步跑出,附耳在泓禄身侧道。

泓禄不着痕迹的收回放在苏清颈侧的视线,撩衣起身,带起一阵衣风,拂过苏清发梢。

交泰殿正门之处,走过一行人,为首之人,姿态端容,眉目清晰,眼角有着一些明星细痕,眼眸细眯,便带上了几分厉色,梳着高髻,上戴金银步遥,翡翠一月桂的流苏发钗,十分应景,身上是一袭暗宝色绣繁纹宫装,罩着一层黑色镂花纹记浅薄外纱,这大概就是那太后了吧。

再往后细看,便看到了她的身侧同样站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另一个女子。不同于这太后的暗色艳压,这女子身上是与苏清差不多颜色的月白色素衫,梳着三环髻,上面饰物颇少,只一支翠色青玉黛微歇上插,腮边一对碧色耳垂随着步子细微晃动,眉目柔和,手腕处微微露出几颗佛珠。

这是…那皇帝的亲生母亲,尊太妃?和那皇帝的给人的阴冷感觉可是大不相同啊。

这般想着,苏清身侧的李顺却是突兀的挡住了苏清的视线道:“去做道去虚怕冷的药膳。”

苏清身形微顿,收回视线,然后便是对着李顺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而一旁一直盯着苏清的许皇后看到那多月未见的太后,脸上显出一抹兴奋,就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的立马扶着身侧香嵩的手站起了身。

她在那冷冰冰的椒房殿等了数十日,终于是将太后,她的姨母盼了回来。

一旁的泓禄脚步稳健的走向那许太后,目光深邃,嘴角含笑,就好似一个盼母归来的亲子一般,但身处这圈中的人都知道,许太后一回,这后宫便怕再无宁日了。

苏清却是不知前面发生的那暗中风云诡谲之事,只依旧慢慢的挽起宽袖抬头看从窗棂之处看到了头顶皎色的明月。

她大概是猜到了那李顺让她回来的意思了,因为许皇后那怨恨的视线从她出现之后便一直没有消除过,太后是许皇后的姨母,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哪里拼的过,只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也不知自己后面的路会如何。

轻叹一口气,苏清环顾了一下四周忙碌不已的众人,独自窝在角落拿了食材炖煮起来。

她准备做一道干姜肉桂羊肉汤,因为那许皇后喜吃羊肉,所以宫中今日特地新宰杀了许多嫩羊羔,羊肉特别新鲜,她正好沾了光,从那地方拿了一块新鲜的羊肉,而且这干姜肉桂羊肉汤专治阴冷怕虚之症,自己的小日子刚刚过,却是不知道为何,淅淅沥沥的有些不干净,腹部总是钝痛的紧,正好蹭碗羊肉汤暖暖。

将羊肉洗净切成块,苏清将砂锅之中放入清水,加入干姜,肉桂,和一些调味品,然后将羊肉放入其中,用小火炖煮。

蹲在砂锅前,苏清双手置于膝上,目光看着那火光,有些呆愣愣的。

“哎,苏清,水扑出来了。”曲绱正满头大汗的绞着细肉,一转头看到苏清面前的砂锅里面冒出的热汤水,赶紧提醒道。

苏清回过神,手忙脚乱的去掀砂锅的盖子,却因为没有盖湿棉布而被烫的红了皮,那砂锅也因为突然掉落下来的砂锅盖子而侧翻,洒了一大半。

苏清抹了一把手,看了看被溅湿的裙摆,随意的绞了上面的汤汁,便重新换了砂锅做起来。

裙摆上因为沾了汤汁而变的皱巴巴的,苏清有些不适应的踢了踢裙摆,将双手置于清水之中,看着那一块被烫红的地方又发起了呆。

水波粼粼,随着苏清手指的微动而晃出一圈又一圈的细纹。

汤熬的很慢,苏清看着因为浸泡多了水而微微泛白的指尖,拿出手帕细细擦了擦,然后弯腰将砂锅的盖子掀开,里面的羊肉有一股特有的味道,因为加了入味的胡椒粉和茴香之类的小包,已经盖了过去,只剩下那乳白色的汤汁在“咕噜噜”的火下冒着泡。

正当苏清想将那干姜肉桂羊肉汤盛出来的时候,一个小宫女匆匆忙忙跑过来到她身侧道:“尚膳,交泰殿宣您呢。”

苏清手上一顿,转头皱眉看向那小宫女道:“知道是什么事吗?”

那小宫女对着苏清欠了欠身,声音轻快道:“听说是尚膳做的金秋小饼入了太后的眼,要赏呢。”

听到那小宫女的话,苏清不知道为什么,从头到脚都是那冰冷的感觉,太后,入了太后的眼,怕是她才是那太后的眼中钉,墓中刺吧。

苏清深吸一口气,吩咐身侧的小宫女看着那干姜肉桂羊肉汤的火,便跟着那小宫女去了交泰殿。

殿上,那戏台子上依旧是戏子“咿咿呀呀”的声音,艳丽的戏袍翻飞之际,带着那婉转长调的音曲,绕耳的很。

苏清小心翼翼的走进交泰殿,伏跪于那青砖地上,姿态低恭。

“苏清?”苏清伏跪于地多时,第一个开口的人,不是那太后,更不是皇帝,而是看上去十分端庄温婉的尊太妃。

“奴婢在。”苏清的脑袋一直垂着,所以看不到上座之人的表情。

“果真是个不错的孩子,规矩也好。”尊太妃看着苏清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身侧的太后道:“姐姐觉得如何?”

“甚好。”太后微眯眼眸,坐在铺着柔锦的宽椅之上,目光犀利的落在伏跪在地的苏清身上。

许皇后坐在一侧,脸上笑容明显,看了一眼那泓禄,声音清雅,穿透整个灯火通明的交泰殿,“既然姨母和母后都满意,那臣妾便落旨封婉仪了。”

第五十三章参归炖鸡(一)

月华如水,透过窗柩上糊着的纱照得未点灯烛的室内朦胧起来。

苏清盯着窗柩,一眨不眨得出了神,在这漆黑的屋子里,她唯一瞧得见的,便只有窗柩处那片亮堂堂的光斑。

拢了拢肩胛处的被子,苏清的手心里,细白的额头上俱是密密的汗,却依然觉得冷,透心的冷。

她的脑袋有些混沌,干涩的嗓子刺刺得疼。

那日在淑妃处知晓了皇上的念头后苏清便几日没睡过好觉。这偌大的天下都是他的,他想要的东西还会有得不到的?更别说自己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宫女。上次让她有幸拖得一时,但是却没有想到这后续来的如此之快,让她措手不及。

众目睽睽之下,太后,尊太妃还有那许皇后,三两句的交转之间,便把自己的一生给定下了。

苏清已经记不清当时的场景,更记不起自己是如何回来的,她只记得当时脑袋“嗡”的一声,耳朵似乎是被堵着般生疼。

许皇后那“封婉仪”三个字一直在耳边回绕,在脑袋里千回百转,她伏跪在地上,额头抵在冰冷的青砖地上,在李顺的一生轻唤之下才回过神,脑海中回荡着今后自己的各种结局,苏清动了下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闭了闭眼睛,指尖深深的刺进手掌里,苏清重重一个叩首后抬起头来。“奴婢,谢恩。”那带着颤意的声音混着不远处戏台子上的“咿咿呀呀”,透彻几分苍白无力。

这一世,她难道就要这样被锁在深深的宫闱之中了吗?像后宫里所有的女人一样,天天想的、盼的,都是如何取悦那个男人,如何多留住那男人一丝的目光?然后为他给自己的恩宠而沾沾自喜,亦或是因他对别的女人的宠爱而吃醋拈酸?

呵!那也得有命活得到那时候,苏清不禁自嘲起来,皇后,淑妃,眼前就是两个恨不得置自己于死地的女人,加上那太后,苏清知道自己已经被搅进了她们的局里,成了一颗被利用的、不值钱的棋子,不知哪天就命丧黄泉,说不得死于谁手都不知道。

双臂已经酸软无力,吃力得将肩胛处的薄被掀开,苏清重重地喘了两口气。

看来明日的这场病是跑不了了,能拖得一刻是一刻,现只看病得如何了。这般想着,苏清便是一鼓作气,直接将身上的薄被向一边推去,又将那窗柩推的大开。

近十一月的天,晚上还是有些凉意的,苏清的身上黏着冷汗,那风吹过来,细细碎碎的,直往身子里面灌,让苏清打了好几个哆嗦。

正当苏清如死尸一般横躺在榻上时,突然身上一重,那被她推到一旁的薄被便重又盖回到了她的身上,随风传来的还有那股熟悉的龙延香混杂着浓厚的酒气。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苏清苍白着脸,咬着唇,将头扭到了一边,那皎色的月光倾斜而下,照亮了苏清半张白皙面容,倔强而脆弱。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随后便是一股温热的气息倾洒在因着扭过头而暴露在外的一侧雪颈和娇巧的耳垂上。

“呵,不乐意?”和前几日的清冷模样不同,此刻的泓禄在月光下脸颊微红,双眸墨黑,典型的醉酒模样,透彻一股难掩的风流调侃之意。

苏清不知道那泓禄问的不乐意是因为他的动作还是那封婉仪的事情,但现在的她感觉自己身心疲惫,实在是一点没有与他周旋的心思。

苏清抿着唇一言不发,扭动身体想躲开泓禄那因说话而愈发浓厚的酒气。

不过好在那人有自知之明,抬起了头离得稍远了些,只那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搭在苏清覆着薄被的肩上,细细摩挲,似乎带上了几分柔意,和平日捉弄她的清冷模样,相差许多,但却看着更加的多了几分危险和诡谲。

这般模样的泓禄是苏清没有见过的,她睁着那双眼睛,看着泓禄被酒气浸染的眸子,被压在薄被下的手紧紧抓着那薄被一角,不着痕迹的往窗柩边缩了缩。

微微眯起双眸,泓禄看着苏清小心翼翼的动作,声音低沉道:“苏清。”

泓禄的话语中警告意味明显,若是放在平时,苏清肯定早就惊慌惊恐的跪罪了,可现今的她就好像是一个被锯了嘴的闷葫芦,依旧不开口,只将头又扭过去了些,喉咙里面隐隐显出几分哽咽,也被她用力的咽了下去。

她小心翼翼的够久了,就这一次,任性一回又如何,不就是生死嘛,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历过。

看着苏清,泓禄缓慢的站直身子,那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直接便把裹着薄被的苏清笼在了里面,纤纤细细的一团,秀气的很,却也是倔强的很。

下颚一紧,苏清被迫抬头,泓禄透过窗柩的月光,看到了苏清被映得雪亮分明的眼中,似乎隐隐带着些水雾。

“啪!”的一声,苏清的眼前一黑,房间之中唯一透出光源的窗柩被泓禄甩手关上。

整个人浸在黑暗之中,苏清有些紧张,身上是散发着热气的泓禄,他一起一呼之间,灼热而浓重的酒气弥漫在她鼻息之间,让苏清忍不住的别过了头。

虽然明知道她有雀目看不见自己,但泓禄却就是见不得她偏过头不看自己的模样。

平日里的他冷静自持,今晚的他大概是多喝了几杯酒,感觉自己有些不受控制那喷涌而出的情绪。

泓禄捏着苏清的手愈发紧了几分,直到听到苏清发出一道轻不可闻的痛呼,才回过神似的皱了皱眉。

手掌里触感柔软滑腻,却是伴随着炽热的温度,泓禄染着酒气的眸子一下清明起来,想起刚才听到的苏清明显变了调的声音,按住身下不安分的人,摸了摸苏清滚烫的额头,便忽的感觉到自己的一腔怒火硬生生的给憋了下去,没处发。

泓禄松开苏清,将那薄被死死的扣在苏清身上,转身对上外间喊道:“李顺。”

李顺踩着那黑色皂底鞋,弓着身子悄无声息的进来。

“宣个太医来。”泓禄说完,看了看身后呼吸明显有些急促的人儿,一顿后又补充道:“罢了,先煎副去热的药汁,明儿一早再宣罢。”

“喏”李顺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苏清,躬身退了下去。

第五十四章参归炖鸡(二)

泓禄将苏清整个人紧紧的掖在薄被里,然后起身走到房中的圆桌旁,再回来时手里便多了一杯凉茶。

撩起下摆坐回榻上,泓禄侧头,却见苏清不知何时已迷糊了起来,身上紧紧裹着薄被,缩在一角抖得厉害。

掖好那被角,泓禄连人带被,一起搂进了怀里。

两人靠的近了,苏清鼻息之间那不断呼出的炙热温度让泓禄不自觉的皱了皱,他侧了侧手,将手里的凉茶杯子喂到她嘴边。

杯沿触到唇的地方带着一丝凉意,苏清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微微张开了嘴无意识的轻抿了一口。

那茶水早就凉透了,冷意让苏清一个哆嗦,喉咙的干涩疼痛感倒是缓解了不少。

喝了大半杯水,苏清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脸上泛起的绯红衬得那白瓷小脸清秀娇美。

泓禄抚过苏清的脸颊,随手拿过苏清榻上的帕子,浸了冷茶之后,便将那帕子叠起盖在苏清滚烫的额头上。

燥热缓解了不少,苏清无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脑袋愈发混沌,两张眼皮子也愈发沉重起来,只下意识的往泓禄身上缩了缩,那温热的感觉让迷糊的她感受到了几分暖意。

看着像虾米一样蜷在自己怀里的人,泓禄轻笑,替她把被子拢好,尔后便隔着被子紧紧得将苏清抱在了怀里,时不时贴上自己的额头去探她额上的温度。

身上传来阵阵暖意,脸上的烧烫也渐渐消失,苏清喉咙里享受地发出“咕噜”一声,舔了舔沾过茶水的双唇。

第五十二章干姜肉桂羊肉汤

端着那五指毛桃汤,苏清站在内殿门口,却是怎么也迈不出这第一步,她看着眼前细细飘忽的黄色纱帘,脑海里面满满都是那时候泓禄与淑妃说的“封贵人”三个字。

捏着托盘的手紧了紧,苏清低垂下脑袋,身侧却是突兀的出现那李顺的身影,伸手接过苏清手里的托盘,直接便撩开了她面前的那层黄色纱帘。

“陛下。”李顺端着那托盘走到泓禄身侧,躬身道。

泓禄的目光依旧定在那手里的奏折之上,他轻轻的动了动手腕,那奏折之上便圈出了一个红色的圈,那圈利落干净,尾处透着凌厉笔锋。

苏清跟在李顺的身后,双手垂在腹前,低垂着脑袋,一副安分小媳妇模样。

李顺转身,将手里的托盘重新放回到苏清的手里,然后看了一眼眼露惊讶神色的苏清,躬身离去。

苏清手里端着那托盘,小心翼翼的往泓禄身侧挪了一步,然后目光微微下调,看到泓禄笔尖下压,在奏折上大大的打上一个朱色红“x”痕,手里端着的那托盘便冷不丁的抖了一下。

盖上那奏折,泓禄又慢条斯理的拿起另外一本。

泓禄的目光在那奏折上,右手上的毛笔挑入一侧的砚台之中,却在没有触及到那湿润的感觉时,轻皱眉头,看向了那砚台。

阅读贵宠娇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wx.la)

最新网址:www.duxwx.la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